当前位置:dnhf.cn历史张献忠沉银遗址考古发掘启动 开建博物馆再现“斗宝大会”
张献忠沉银遗址考古发掘启动 开建博物馆再现“斗宝大会”
2022-11-07

张献忠沉宝遗址,历经一个月的围堰后,水已经被抽干,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正式启动。这也是川内首次水下考古,使用的考古设备科技含量首屈一指。而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,300多年后的我们或将有幸目睹传说中“大西国皇帝”张献忠“斗宝大会”中的那些奇珍异宝。据悉,彭山将在全球招标,今年开建张献忠沉银博物馆。

1月5日,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一道长1.2公里的蓝色围挡里,江底的鹅卵石露出,几位考古人员拿着金属探测仪试图摸清石头下的文物分布。

据华西都市报1月6日报道,接下来的3个月里,考古人员将在2000多平方米的保护区里进行考古挖掘。“金属探测仪已经有动静了!”在考古现场,考古专家李飞说,这说明在该区域将有所发现。此次考古发掘,首先通过金属探测仪确定重点发掘区域,在发掘过程中,将采用全站仪精确定位出水文物坐标,同时利用三维成像和航拍技术采集文物信息。

抽水

连续抽水一个月 露出2000平方米“小岛”

自2013年以来,江口沉银点文物屡遭盗窃。为防止再次出现这样的局面,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、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彭山区文管所联合起来,共同开展发掘保护。

想要弄清沉船具体地点,得按照史书上的记载,再结合数次宝物出现的地点,在彭山江口划出一个大概位置。

遗址在水下,这对考古是一道难题,在川内,还没有过这样的经验。于是,一次次的论证会发起。

围堰抽干江水,在干燥区域上进行探方挖掘,最终成为大家的共识。省考古院院长高大伦称,围堰考古发掘的方式在全国都比较少见,而岷江水域彭山区段每年11月至次年3月为枯水期,正是考古挖掘的好时机。

1个月前,围挡搭好后,10台高功率抽水机同时启动,2000多平方米区域内的水终于抽干了,露出一颗颗鹅卵石,形成了一个“江中小岛”。

1月5日,江口沉银考古发掘现场,几位考古人员拿着金属探测仪进行探测。

探测

宝物藏在2米以下 一大拨高科技设备上阵

尽管抽水抽得“昏天黑地”,接下来的3个月考古发掘里,地下水仍会不时渗出,抽水将成为常态。

“抽了水,还是水下考古。”遗址现场负责人刘志岩说,如果有宝物,应该藏在2至3米深处。

“对我们来说,是个挑战。”省考古院专家李飞说,鹅卵石和沙土混合,与土坑里的挖掘相比,堆积物更散,竖直结构更不稳定,发掘起来更费事。

此次考古拼的还有设备。荧光分析仪、内窥镜等高科技登场,通过新引入的设备,探测木材成分、含水量等,都不是问题了。

遗址现场,几个工作人员正在使用金属探测仪探测。李飞说:“之前用金属探测仪进行探测,已经有所发现。”但动静有多大,李飞不愿透露。

现场勘查

“考古不是寻宝。”刘志岩说,此次考古发掘重要在于确定文物分布范围、埋藏的相关情况,“搞清楚张献忠是不是被伏击、沉银历史谜团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李飞说,此次考古,可以说是四川考古界科技含量最高的一次。一是通过临时围堰工程解决考古发掘平台,二是通过金属探测仪确定重点发掘区域,三是在发掘过程中采用全站仪精确定位出水文物坐标,同时利用三维成像和航拍技术采集文物信息。“全站仪定位,通俗地说,就是在发现文物后,以详细坐标的形式,把这个文物标出来。”李飞说,“这样一来,所有出土文物都有确切位置,其伴生关系清清楚楚,对于我们还原历史很有帮助。”

助阵

顶尖专家参战 将借鉴致远舰考古经验

参与江口沉银考古项目的,还有来自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专家周春水,这位来自四川南充蓬安的老乡,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学专业,是水下考古技术的顶尖专家。

2015年,周春水主持的辽宁“丹东一号”清代沉船(致远舰)考古项目,获评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。

“江口这个项目,难度要比致远舰小得多。实际工作中,也会借鉴致远舰项目经验,因为这实际上也是个沉船遗址。”周春水说,“随着发掘深入,可能会出土丝绸、木板、皮革等有机物,目前也制订了相应的出水保护措施。”

周春水说,目前考古发掘的时间是3个月,随着水位上涨,将会结束发掘工作。

观点

国家博物馆考古部主任:沉银遗址或也是沉船遗址

“石牛对石鼓,银子万万五。有人识得破,买尽成都府。”

历史上,曾有张献忠“千船沉银”江口之说,称张献忠把千船的宝物,沉在江底,留下了定藏之谜。

巴蜀文化专家、《张献忠论传》作者袁庭栋对此持反对意见。“张献忠是流寇,养一大帮人,到处打仗,一路都要钱。怎么可能把军资藏起来?”袁庭栋说,江口沉银,叫江口沉船可能更合适一点。

在袁庭栋看来,应该尊重民俗,既然都叫江口沉银,那就不好改了。但是要向民众普及一个常识:“不是张献忠主动把宝物藏在彭山,而是在这儿打仗兵败,散落在此。”

国家博物馆考古部主任杨林,也比较认同沉船一说。“我们把这里,也当成沉船遗址。”杨林说,虽然历经300多年,但因为在水下,船身不会腐烂,保存的可能性极大。“目前还没有兵器、船上的木头之类的东西出土,所以张献忠是否在彭山江口遭到伏击,还需要时间等待。实物会给出答案。”

现场目击

想进核心区要过五道门

1月5日,华西都市报-封面新闻记者,来到位于彭山区江口镇政府对面的考古现场。领到工作证后,成功进入第一扇门。“只看证,不看人,哪个打电话都没得用。”安保人员说。

考古现场一览无余,但想要进入遗址内,还得过4道门。通过更衣室、工具室、安检室,记者来到最后一道门,三名特警守着一个安检通道,旁边摆着一个指纹打卡机。

工作证在这里不管用了,只有录入指纹的人员,才能进出这最后一道门。“这是最后一道门,主要做金属探测,防止有人把东西带出来。”安保人员说,整个围堰周围,不仅有众多监控,更有数量不菲的特警,24小时执勤。

专家团队亮相

◎刘志岩

男,1981年生,吉林市人,副研究员,考古领队。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、公众考古中心主任。2004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,获学士学位。2007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,获硕士学位。2007年起,任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。

主要工作方向为西南地区考古、水下考古和公众考古。主持过屏山县叫化岩遗址和沙坝墓地等数十个考古项目的发掘,其中彭山正华村宋代墓地、屏山县叫化岩和骆家沟遗址等被评为全国考古重要发现。

◎周春水

男,1973年1月生,四川蓬安县人,1995年7月毕业于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学专业,获学士学位,副研究馆员。现任职于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。工作内容涉及水下考古、水下文化遗产保护领域,侧重于海洋文化、古代沉船考古与航海史迹、东南陶瓷贸易、水下考古技术等方向,具备氦氮氧深潜60米、船潜3的资质。

自2004年第三期全国水下考古培训后,几乎参与了历年来所有的国家水下考古项目。如广东南澳一号沉船发掘、辽宁丹东一号沉船调查和湖北均州古城调查等。

个人主持过的考古项目,2012年“南澳一号”明代沉船水下考古项目获评田野考古三等奖。辽宁“丹东一号”清代沉船(致远舰)获评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、中国社会科学院2015年中国考古新发现。

◎李飞

2011年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研究生毕业,现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馆员。主要研究方向为汉唐考古。曾参加礼县大堡子山遗址、广元水柜村宋墓、安岳毗卢寺遗址等发掘项目及乐山崖墓调查等项目。近年来多次参加唐蕃古道、盐业古道、荔枝古道等文化线路调查。

◎辛光灿

女,1983年生,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考古学硕士,新加坡国立大学东南亚研究学博士,专业领域为宋元明考古和陶瓷考古。现任职于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。参与过陕西扶风县周原李家铸铜遗址发掘与整理、浙江省龙泉溪口村南宋官窑遗址发掘、新加坡福康宁山香料园区域发掘与资料整理等工作。

不过,张献忠到底有多“土豪”?史料记载,他曾在成都举办斗宝大会,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的富有——24间屋子摆满奇珍异宝、金锭银锭,令人目不暇接、瞠目结舌。

300多年后,我们也将有幸目睹这些奇珍异宝。1月5日,彭山区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马炜透露,彭山将在全球招标,今年开建张献忠沉银博物馆。最快明年,张献忠的宝贝们,就将会与公众见面。

1000余件文物9件国家一级文物

寻宝

张献忠多富有?专家说不可计量

2016年,彭山破获全国文物第一案:江口沉银盗宝案。缴获文物上千件,其中国家级文物就有100件,涉案资金3亿多元,被列为2016年全国文物第一案。这其中,不仅有已知明代最大的金坨坨——50两金锭,也有重达数公斤的虎钮金印。

光是这些宝贝,就足见张献忠的富有程度。

在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周远廉看来,张献忠确实是个有钱人,目前已知出土的宝物,还远远不是张献忠宝物的全部。“明末藩王,待遇都很好,不仅皇帝给得多,还有其他收入,都很有钱。当年李自成攻打开封,周王马上就筹集了50万银两,赏赐下属。”周远廉说,张献忠沿着陕西,过河南、河北,入湖北、湖南,再进四川,一路抢杀达官显贵,“收获的财宝不可计量。”

这也不难理解,300多年前,张献忠在成都炫富时,奇珍异宝、金锭银锭摆满了24间屋子。

晒宝

再现“斗宝大会”重温四川明史

300多年前的“斗宝大会”我们是赶不上了,但在彭山江边将建的博物馆,会弥补这样的遗憾。

据彭山区委常委、宣传部部长马炜介绍,本着集约节约、共享资源的原则,彭山将高标准、高起点规划设计张献忠沉银博物馆。拟投入近亿元,全球招标,在张献忠沉银地旁边,修建博物馆。

彭山方面规划,“江口沉银博物馆”选址于江口镇江口街以东、江口镇政府和原彭山县崖墓博物馆西南侧,总用地面积25亩,博物馆建筑面积在8000㎡以内,将成为彭山城市地标式建筑。此外,博物馆还将特别突出功能性、文化性。不仅展出张献忠沉银文物,还将融入汉崖墓文物和其他文物,体现江口古镇文化,展示城市文化韵味。

“车载斗量未可知!”马炜说,目前彭山范围内,已有的张献忠沉银宝物,就有千余件,其中国家级文物,就有上百件。“相信宝物的展出,定会重现那段美妙的明史。”

“目前我们已经启动岷江复航工程,今后,成都市民就可以沿着府河,顺江而下。”马炜说,“就像当年张献忠出成都的路线一样,直达彭山江口,船到码头,就是张献忠宝贝的展览处。”

存宝

博物馆建成后将保留千件文物

彭山区看守所内,1000多件文物静静躺在库房内,每一件都曾经过国内顶级专家鉴定。其中,有8件国家一级文物,据了解,在彭山当地还留存有一件张献忠沉银的一级文物,彭山的博物馆建成后,这些珍贵文物将根据就地保存的原则,留在四川。

一位来自中国钱币博物馆的专家曾参与鉴定,他向记者表示,2015年6月,他和另外3名国内文物专家,开始着手鉴定彭山所缴获的千余件文物。由于涉案文物十分珍贵、数量较大,历经五次鉴定,才完成最终鉴定工作。

“这其中的100件珍贵文物,都是经过专家反复鉴定,才确定下来的。特别是其中的8件一级文物,更是慎之又慎,鉴定结论要经得起历史检验。”该专家说,“彭山江口出土的文物,数量大、珍稀度高,在全国都实属罕见,可以说,相当于第二个三星堆。”

除了这些,未出土的宝物可能更多

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

1虎钮金印

曾地下交易卖了800万元

众多文物中,“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”算是最大的宝贝。这枚金印,被盗掘后,曾流入地下交易。价格让人咋舌:800万元!

在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看来,这枚金印是张献忠沉船文物中的核心文物。吴天文说,这枚金印用九叠篆刻有“永昌大元帅”字样,九叠篆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篆书,象征着极高的身份。

2五十两金锭

明代最大的“金坨坨”

“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”也是国宝级的一级文物。吴天文解释,“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”是1621年长沙府上供藩王王府的岁供黄金,是已知的明代金锭中的最大锭型,存世稀少,价值极高。“这应该是张献忠在长沙府抢的,和历史上记载的张献忠行军路线、抢劫官府财物的史料,也是相吻合的。”

金封册

3金封册

规格、颜值完爆圣旨

“这页金册,规格比圣旨还要高!”吴天文手里的金封册是国家一级文物,现藏彭山区文管所。长约20厘米,宽约10厘米,上书“大西大顺二年”等29字。

这页金封册出水时间为2011年,出水地点位于彭山岷江大桥以上江中。吴天文说,这页金封册应是封面,内容大致是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后,颁布政令法规,“其规格比圣旨还要高!”而在质地上,金封册更是全部用黄金所制,这一页重量达700多克。

西王赏功金币

4“西王赏功”币

曾拍出230万元天价

众多宝物中,“西王赏功”币虽然个头不大,却是代表性文物之一。这是张献忠用来奖励有功将士的钱币,是中国古代钱币中的大名誉品。

“西王赏功”存世罕见,早年所知金、银皆为孤品,后又有新的发现,珍罕程度已不如从前。2011年嘉德春拍出品金质、银质“西王赏功”各一,金质成交价格230万元,银质以55.2万元成交。

长沙府天启元年五十两金锭

5五十两银锭

张献忠自铸银锭例证

“‘大顺元年崇州五十两银锭’是张献忠在四川铸造的银锭,过去钱币界曾经普遍认为张献忠使用的银锭都是掳掠所得的,而该锭就是张献忠自铸银锭的例证。”吴天文说,“‘大顺元年眉州大粮银五十两银锭’,也是张献忠大西政权的自铸银锭,该枚银锭政权名称、年号、地点、税种、重量、银匠等信息俱全,实在很难得!”

6两公斤银饰品

铁证张献忠入川打劫

彭山区文管所内,还有2公斤左右的碎银。出水时间为2005年和2011年,散落在1平方公里的江口沉银遗址保护区内。

拿起一片银饰,吴天文说,这是木箱卡扣,用银子做成,可见箱子里装有更贵重的东西。“这是耳环、耳钉,全是民用银饰品。从质样看,极有可能是张献忠打家劫舍而来。因此,这些碎银就是张献忠入川打劫的铁证。”

(记者/玉婷 梁波 李庆 摄影/张磊)

Tags:张献忠 遗址 考古 发掘 启动 博物馆 再现 大会